归·程

终于回归的风雨兼程

最近接受了一堆音像制品的洗礼

要说去年这时的我,可能还不算是个二刺塬。所接触的ACG文化更多偏向于Vocaloid、东方和游戏。而真正的标志Bangumi,我却是知之甚少。

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接触,只是我的接触非常碎片化,基本都是聚在一起的时候跟着姐姐们看了几集,然后各回各家,我也没有想继续看下去的想法。

而也就是在去年的暑假,我经一个朋友的推荐,接触到了我人生中真正意义上的的第一部番剧,Key社的《Charlotte》。开始看也只是因为朋友说“男主很帅”,刚好又闲着没事,便打开了B站。

当时的我还并未意识到,在我看到结尾友利奈绪说出“我啊 是你的恋人”时浑身震颤的那一刹那,有一种无法言明的感觉在我的心里萌芽了。它在我无知无觉的时候肆意滋生,爬满了一整个窗扉,改变了我看待世界的方式。我第一次明白番剧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事物,“弹幕文化”真的是一种文化,还有各式各样的梗。

有人说女装只有零次和无数次,我觉得放到番剧上,我也是这样。

最直接的变化当然是老婆喜加一,而让番剧真正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的变化发生得并没有那么快。越是深层的变动,越是缓慢而坚定。

随之而来的寒假我又接触了四部番。其中《未闻花名》,这部我早有耳闻,其主题曲早在五六年前就已经滚瓜烂熟的番,终于被我所领略。到这时我才有点明白,番剧看似与动画片没什么差别,实则截然不同。动画片的工作是讲故事,故事的真实性是次要的,趣味性才是主要的。而番剧不论故事是以现实为原本还是凭空构造架空世界,唯一不变的东西,就是情感。

处处穿插在故事中的,无比真实的情感。

我自认为我的共情能力非常差。由于心盲症,我几乎不存在想象能力。不论是看小说,还是看番剧、看电影,我从来没有哭过。我能够很清晰地明白哪儿是泪点,哪儿是高潮。可我只是像一个安静地听着一个不急不缓讲故事的人,故事讲完,全片落幕。我离开了,没有带走任何东西,也没有留下任何东西。

可……真的是这样吗?

这个暑假,我的补番计划突然爆发,我几乎以两天一部的速度,专挑备受好评的催泪番与致郁番看。我也不知道为何如此,也许是觉得自己百毒不侵不如趁此机会滥用一下这个技能,也有些时候是因为想找点理由发泄一下情绪,于是想看看究竟哪部番能让我哭出来。我乐爱悲剧,因为只有悲剧才能铭刻记忆,欢喜留不下痕迹。

结果显而易见,每看完一部番就是老婆喜加一时刻,有些时候一部番两三个也不是没有可能。想要的节目效果——让我哭——却一直没有实现。

我以为我无可救药了。

然而我发现,我每看完一部番都会长长的呼出一口气,仿佛放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包袱。我会因为一个BE而在接下来的一整天里沉郁着,没有泪水,却不缺感喟。甚至有些时候我会觉得某个瞬间的Ta很像某个瞬间的我,在相似的处境下,它会扣动我的心弦,把此时此刻恰如其分的情感传递给我。

我能在每一部番的开头见到素昧平生的人的上一站,在每一部番的结尾见到他们的下一站。我们从不同的地方来,到不同的地方去,可我们却在此时共同走过了这一段旅程。那种感觉……非常奇妙。

我还能在结局的时候看到那些弹幕,充斥着我的屏幕。那代表了一部番的一句话,就像是某种神秘的口令,能让我们会心一笑。

未闻花名,但识花香。再遇花时,泪已千行。

我爱了你十年,却用了一整个四月,编织了一个我不爱你的谎言。

我记住了那个约定,却忘记了与我约定的那个人。

愿有一天你能与你最重要的人重逢。

如果幸福有颜色,那一定是被终焉之红染尽的苍蓝。

所谓人类啊,就是连短短十分钟也等不起的。

没有未来的未来,不是我想要的未来。

花无凋零之时,意无传达之期。爱情亘古不变。紫罗兰永世长存。

我会开始想提起很多很多的名字,至于为什么,也许是因为我记住了,而且我不想忘记。

尽管我仍然认为我是一个共情能力非常差的人,但我确乎因为番剧,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。

至于究竟发生在哪儿,大概只有再过一年后的我才能回答吧。

总之,这个暑假,感谢陪伴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